心付笔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尚小说网23xs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色深沉,寒凉入骨。宪王府一处寂静无人的角落,应无暇穿着连帽大氅,翼翼小心地站在楚王身后,脸虽遮挡得瞧不出她的容貌,但看身样便能瞧出,她恭敬,谨慎的姿态。

“王爷染病,妾身未能照应一二,实在有愧,还望王爷海涵。”

楚王身上的大氅是宁妍在他卧病时拿给他的,虽有宫人为他准备了许多新衣,他依然将这件穿在了身上。

他回过身,嘴唇发白,因仍未病愈,双目随着睫毛的眨动隐隐发着微颤。

“临行前,你父亲府尹大人和本王提起过你,本王实在不明,你即已为这王府的侧妃,为何要吃里扒外,和你父亲再三地靠拢于本王?”他冷冷一笑,“这样的居心,本王可实在不明。”

他声音阴颤,尤其在这冷飕飕的夜里,叫人听了不免心紧。

应无暇提裙跪地道:“王爷,妾身知道妾身和妾身父亲此举不足以让王爷信任,恳请王爷明鉴,妾身自入了这王府,宪王他,他从未进过妾身的屋子,妾身是女人,一生所投靠的唯有自己的夫君,即如此遭受欺辱,我父只我这一个女儿,如何肯愿我受辱于此。妾身不求别的,妾身只愿王爷心愿达成,妾身愿追随王爷,查清宪王所犯之罪!”

“你这是自知在宪王府前途无望,才投靠于本王。”他促狭一笑,眉头轻轻一皱,抻了抻自己的大氅,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四皇兄当真只宠爱那余家姑娘,旁人送来你们这许多人,他竟没有一个入眼的?”

应无暇面羞抬不得头,心理委屈至极。

“正是如此。王爷他……他从未入过我们几个的屋子,不管是我还是上官氏,连同那几个妾室,都是如此。刚入府的时候,本以为有皇贵妃在,为了子嗣繁茂,当是有我们伺候的机会,可皇贵妃亦是十分袒护宪王妃,连她的悍妒也能容忍。”

她说着激动起来,怨气直出,顾不上过脑了……

“若论家世,家父好歹也是京都府尹,当朝重臣,难道,难道就那么不堪入目……”应无暇说着说着,委屈地发出了泣声。

楚王听着烦腻,翻起白眼。

难不成所有男人只要是个女人都要沾你们的身子?父皇自来只宠爱皇贵妃,二皇兄为了余家二姑娘连嫡皇子的尊荣都舍弃了,四皇兄不忌讳余家四姑娘所做的行当,本王……

想到他自己,他凄然一笑。他在想,若宁妍的心靠向他这个楚王,他能否向二皇兄一样,甘愿舍弃一切,只为有佳人在怀?

他扬起脸,睥睨地看着应无暇,心意按定下:本王自然不会。

为君者,如父皇般,到时整个宣周都是自己的,想要什么得不到!

“你即投靠本王,光凭说是打动不了本王的。只要你能证明你的价值,待本王达到功成之时,定会犒赏你与你的父亲!”

应无暇激动地抬起来脸,双目充盈着泪水:“妾身谢过王爷,妾身定当为王爷肝倒涂地。”她目光一暗,“王爷放心,为表忠心,妾身已经将网给撒了出去。”

楚王挑眉慢顿地点了点头,他不想再说下去,扇了扇手,应氏提裙起身,行礼告退。楚王将转身过去,望月留在原地。

闻声人已经离开,他方转身,静步从另一条路离开。

昭桓玟虽年纪轻轻,可每走一步都似有千金重,可见他心里的事并不少装。

自打他的母妃离开,每每夜里,他心里都十分地荒凉。以前纵是福宁宫中少有人来往,母子两人过得十分清净,可到底是相互陪伴,时常也有笑容漾在脸上。

现在,他与母妃阴阳两隔,笑容好像也随着母妃的入葬,而落撒在了尘土中。

他正在鹅卵石的小径上走着,身旁无人,也不惧王府的侍卫见到他。这波侍卫走来,已经是他见到的第二波。

王府日夜有巡逻的侍卫,一组是八人,楚王通过他们握刀的力度,走路的劲道,还有对周遭动静的灵敏度判断,这王府的侍卫无一人是等闲之辈。

楚王受了这番侍卫的礼,他并未理会,在侍卫让出的道中负手往前走。

刚走过,他往远眺望,见两个小太监行色诡谲地往西边而去。这两个小太监一高一矮,矮个子的头垂得尤为低,他向来心细,一时觉得蹊跷,便扬声道:“站住!”

这声喝令让那两个小太监登时停住了脚。

昭桓玟眼见着他们犹犹豫豫的,个矮的小太监行为尤其反常。他躲到个高的太监身后,看起来甚为可疑。

昭桓玟徐徐而去,借着高挂的月明光亮尤为仔细地看去后面那个个矮的小太监,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眉头一皱,心一提,这不是三姑娘么?

她这是要干什么,是又要出逃么?

他凛色看去前面的那人,果不其然,是昭令德。

他看这昭令德心里十分地不爽,若他将此事声张出去,这昭令德教唆宁妍出府,如此荒唐行事,想来二位王妃都会对他心生不满。只是若这样,宁妍定会讨厌自己。她向往自由,不喜欢受拘束,这许多日子没有出去,肯定是憋得慌了。

这样想到,昭桓玟浮冰的眼睛瞬间融化掉。

两人心虚的连安都没有请,只瑟缩地耷拉着脑袋。

昭桓玟距离丈远的时候,对着前头的昭令德道:“你……”

昭令德匆忙地抬了下脸,指了指自己,又马上将头低了下。

昭桓玟站在月色之下,居高临下之态,带着几分讥讽之笑:“对,就是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