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新水上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尚小说网23xs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七夕这一日下午,乔家食肆早早就将前面的门关了,不再开门做生意了,反正今日想来也没什么人会出门。

华大娘早已在后头院子里清空了一大片空地,将祭拜用的长案、果品、酒水准备好了,只等简单吃过暮食,便能开始乞巧。

这几日黄志忠又跟着南下的商队走了,于是黄宅里又只剩下张妙青和曹春华婆媳两个。本来今日乔薇想着不如两家人凑一起过七夕,张妙青也觉得这样热闹些更好,不过曹春华只说人老了,还是留给她们这样的年轻女娘们玩吧。因而今晚只有张妙青一人来食肆里。

这会天色越来越暗,几个人先点上两只大灯笼照明,不一会隐在云层里的月亮也慢慢露出了头,明晃晃的。

华大娘拿出来一整套的针线盒子,乔薇和张妙青就坐在长案前的椅子上,对着皎洁的月光将手里的丝线穿进针眼里。这是七夕节里每个女娘们都要做的习俗,从小到大乔薇和张妙青也都做了许多回,因而只消片刻两人就穿好了。

接下来又将早准备好的蜘蛛放进各自选的小盒子,等着明日看看蜘蛛会不会结网。直到这会,乔薇和张妙青才完成了所有的乞巧活动。

祭拜完,几人便就坐在院子里,一边吃着巧果一边抬头赏月赏星星。漆黑如幕布的天空,一轮弯弯月亮悬挂其上,又散落着几颗遥遥相对的星星,煞是美丽。几人对着这星空指指点点,说着牛郎织女星在哪里,其实她们都看不懂天上的星象,只是聚在一块就喜欢胡说八道起来。

赵暮今日从县衙里下了值已接近戌时,夜里虽是轻轻柔柔的风,但却透露着一种孤寂的感觉。再加上此刻这会大街小巷只有寥寥几个人影,都是脚步匆匆往家里赶去,想必这会每家每户都聚在院子里的月下在乞巧吧。

快走几步,赵暮敲开了院门。走到院子里,主屋前的屋檐下果然还挂着两只昏黄的随风轻摇的灯笼,每晚回来便是如此。

赵暮立身站在门前,先听了一听里面的动静,又轻声问道:“阿娘,你已经歇下了么?”

“暮哥。”里头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轻柔柔的,赵暮却好似心安了一般。

他伸出手轻推了一下,门便吱呀一声开了,里头的温暖空气便立即将踏脚进去的赵暮浑身包裹住。

倚坐在里间的小榻上的正是赵暮的娘亲,就着小几上的一盏蜡烛,拿着针线在细细缝着一件长衫。

“阿娘,晚间不要做针线活,对眼睛不好。”

“你忘了,今日是七夕节。正好穿过针线乞巧之后,想起你的这一件长衫还没缝好呢。”最后一针了,赵暮娘用嘴将线咬断,又对着蜡烛仔细看了一遍,满意地笑了笑。

“别以为你娘老了,看这针线还不是缝的密密的,和年轻时比差不了多少。”

赵暮这会才注意到小几上一旁还放着一碟子巧果,只是不像是从前见过的那些普通样子,而是人物模样。

他忍不住拿起来一个好奇地又看了一会,说道:“这是牛郎和织女的样子呢。”

赵暮娘也仰起头对着他说:“正是呢,瞧着多新奇,这是前头徐娘子送我的巧果。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呢,像是糖画似的。”

“也不知是哪家食肆的小娘子做出来的,可真有巧思。”赵暮娘也拿起一个在手上,然后轻咬了一口,牛郎挑的担子便少了一半。

“味道也好,不是很甜,吃起来不腻口。”

食肆的小娘子?赵暮听见这一句话,心里却蓦地没来由地想起来认识的一个食肆里的小娘子。

赵暮娘瞧着眼前的人不知想起了什么,呆呆地连话都没有说,便又尝试着开口道:“那徐娘子家的幺女……”

赵暮又无奈地笑了,低头望向自己的娘。瞧着赵暮,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自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便又摇了摇头:“罢了罢了。”

两人便又安静吃了会巧果,今年的七夕便就这样过去了。

——

自打开了食肆不用早起准备卖朝食了,乔薇起得也不那么早了,正好天气越来越凉,每日都差不多睡到日头高升才起床。

今日起来没多久,就听见有人在敲院子的门。乔薇走过去开门一看,正是隔壁家的胡玉。

晨间的温暖阳光洒在她盘起来的乌黑头发上,她笑盈盈地看着来开门的乔薇,怀里还抱着一大筐的蘑菇,多的堆成一座小山都快要掉下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