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楚云用食指勾住邓意潮的衣领将他拉了过来,“这就是你想的伺候我的招式?”

邓意潮眼中含笑,点点头,“是拙劣了些,不过嫂嫂只需告诉我管不管用就是了。”

这蛮子惯会看人眼色行事。虽然欠兮兮,但是又极会拿捏尺度。

何楚云今早叫婢女给她修了指甲,她支出一根食指在从他的喉结缓缓向下划,仿若一把小而巧的尖刀,将平静的湖水割出一道波纹。

路过一个凸起,还不怀好意稍稍用了些力。果然听见蛮子闷哼了一声。

没有多做停留,何楚云手指继续向下,停在了他松垮的腰带处。

他还配合着挺了挺腰身。

邓意潮呼吸不匀,心里紧张地等着何楚云继续‘调戏’他,可她却再不动了。

他咽了咽喉咙,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客官,怎地停了?”

他眼神略显迷离,看起来快要动情的样子。

何楚云不敢相信,她怎会在青楼里与她原定未婚夫的亲弟弟行这淫/乱之事。

如今她的行径无异于踏着根铁索过河,随时都有倾落的危险。

她是想不管不顾地寻些乐子,但主动勾引别人又实在太过掉身份。

她收回手,捡起一个果子咬了一小口,“累了。”

邓意潮有些不乐意地哼唧,“嫂嫂!”

他不知道何楚云是因为觉着主动勾引他而感到失了颜面。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反正她也总是一会儿一个样子。

何楚云突然冷了下来,那他就再热情些。

邓意潮俯身上前,对着她的牙印在她手中的果子上咬了一口,“很甜。”

何楚云随手将果子扔回盘子里,“狗才抢食。”

邓意潮歪头笑,“嫂嫂这意思是说自己也是——”

果不其然,脸上遭了一巴掌。

她算明白了,这邓意潮一次不挨巴掌他都不痛快。

“我劝你讲话谨慎些。”

邓意潮用脸寻着她的手又贴了回去蹭着,“是啊,嫂嫂劝我多少次了,潮儿愚昧,不长记性。那嫂嫂责罚我吧。”

他一会儿犯贱一会儿又讨巧,勾得人心里上上下下。

何楚云眼中露出笑意,想收回手继续吃果子,却又被他抓住。

邓意潮拉着她的手欺身上前吻住了她的唇。

这次他学聪明了,不再让自己陷入被动,而是主动勾取着她的津液。

辗转反侧。

何楚云没有拒绝,而是任他汲取。

她喜欢别人伺候。

邓意潮见何楚云这次似乎格外乖顺,便愈加放肆,将人抱到了自己腿上,手也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揉捏起来。

何楚云脑子晕乎乎的,眯着眼睛享受起这情爱的滋味。

她被邓意潮揉得浑身发软,没忍住轻哼了一声出来。

这喘声将邓意潮叫得猛地颤动了一下,受了激励,他更加不控制,双手并用,恨不得将她从头到脚彻彻底底地掌握住。

邓意潮放开了她的嫩唇,看着她瘫软在自己怀里的诱人模样,没忍住又在她嘴角啄了一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从龙族开始的女主之路》《娇娆》《书剑盛唐》《我的基因无限进化》《要听时空管理局的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