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小河晃晃悠悠回去的时候阿翠几人已装扮完毕,大家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新衣服称不上华贵,但做工用料也是这个小村落的人未曾拥有过的,不免觉得惶恐。

萧小河彻底清点了一下人数,总归十三个人,其中只有阿翠一个有着孕的青年女子,有四个幼童,三个老人,还有五个带病、带着残疾的中年人。

在王忆之与铁向褴的装扮下,十三人皆焕然一新,从潦倒落魄的难民变为了阀阅人家的小厮,个个燕人打扮,乍一看还真看不出什么错来。

与王忆之和铁向褴的相处让阿翠十分局促紧张,见萧小河归来才轻轻舒了一口气,她也能看出来,萧小河根本与玉兰柔情殿没有干系,无论她是何人,能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从耶律盛手中将自己救出,那定不是坏人。

“多谢姑娘搭救,阿翠无以为报,待阿翠将孩子生下,必侍奉在姑娘左右,以报今日之恩。”阿翠大着胆子走到萧小河旁边对她道谢。

萧小河打量着阿翠,她散乱的头发被粗疏地编在了一侧,目光之中的惊惧淡淡安定,身上的浅绿襦裙搭配着白袄,简单又不伧俗,手上带着金镯,头上插着金钗,万俟家族一贯满身金玉的张扬作风,无论是车夫还是仆从皆是如此,萧小河越过阿翠向其他人看去,果真人人身上都挂着金,王忆之此次想的还真是周到。

“日后的事儿日后再说,一会儿将你们送去个宅子,到时有官兵搜查上门,莫理也莫问,只说你们是守在万俟家的奴仆,其余一概不知。”萧小河笑道。

如今的萧小河心情很是愉悦,连带着整个人都如沐春风,阿翠心下感激不尽:“那姑娘是何人,我日后又要如何去寻姑娘呢?”

“以后我有什么事我让王忆之与你们联络。”萧小河指了指不远处与铁向褴傻笑的王忆之,“认准他的脸,其余人一概不理。”

“好。”阿翠看向了王忆之,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的脸,她从小到大没念过书更不识字,脑子也不灵光,爹娘去的早,稀里糊涂地就与刘二虎成了亲,又稀里糊涂地有了孕。她怕脑子笨记不住王忆之,只得仔细地瞧着,把他长相刻在心里。

王忆之被这道灼热的目光盯得脸唰地一下通红,他连忙咬住了牙,让自己在风中吹歪的笑脸看起来没那么狼狈。

铁向褴奇怪道:“什么好笑的事儿你倒是说呀,怎么说一半闭嘴了?”

王忆之咬牙腹语道:“没什么好笑的事儿。”

“你不对劲。”铁向褴狐疑地看着王忆之,“你刚才笑得不挺开心?”

王忆之拿胳膊肘子捅了一下铁向褴,面上依旧冷静无比。

阿翠将王忆之上下看了三遍,随后冲着萧小河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

阿翠扭过头的那一刻,王忆之终于长舒了口气。

“我晓得了!”铁向褴被王忆之捂住了嘴,却还是低声道,“是不是阿翠那姑娘看你你害羞了?”

“哪有!”王忆之挺直了腰板,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着谎话,“我方才不过是脚下抽筋,如今好了,你莫要多想。”

铁向褴盯着他通红的耳朵,摸摸下巴笑着逗他:“说来也怪,怎么这阿翠姑娘偏偏看你这么久,转头又与将军说些悄悄话,难不成是看上了你?”

“那可不行啊,人家怀着孩子,你们要是成婚了,你们老王家人不得把你俩杀了?”铁向褴暗含讥讽,他与萧小河时刻一心的,当年王家把先夫人赶跑,铁向褴纵使心里觉得拉拢王家并无坏处,嘴上却依旧不饶人道。

王忆之既没听出讥讽也没听出这是铁向褴给他挖的坑,实诚道:“怀着孩子如何了?直接给他们把孙儿孙女带去,偷着乐去吧!”

铁向褴闻言哈哈大笑,一副王忆之上当了的神情:“还说你不是害羞!你小子可真行,连日后成婚都想好了!”

王忆之这才意识到上了当,急得直跳脚,当即与铁向褴拉扯起来。

“姑娘,这公子……如今多大了?怎跟个小孩一般。”阿翠担忧道,也不知这样的人靠不靠得住,他们倒是无妨了,莫要连累了眼前的姑娘。

好好的公子,就是脑子不太好。

萧小河一点也不觉得丢脸,因为丢的是王忆之自己的脸,她笑道:“他脑子有点问题,小时候落下的病,一般时候无碍,有时候会发作,你就当瞧不见就行。”

阿翠搭在一侧的麻花辫微微弹起,仿佛和阿翠一起吃了一惊:“这病可严重?”

“不过是被驴踢倒了脑袋,虽不大好,不必介怀。”萧小河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酒剑四方》【过命小说】《最佳女婿》【宿命中文】《在综艺里反向带娃后

爱尚小说网【23xs1.com】第一时间更新《女扮男装,穿成男频爽文炮灰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