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薄雾弥漫开来,空气中满是水珠的香气。

街上行人渐渐稀少,小贩们见天气不好商议着收起了摊子,三三两两一起归家。

唯有打更人还在恪尽职守地敲着锣鼓,听得那锣声一快二慢,是为三更。

雾气渐浓,远处缓缓出现了两团黑影,在这大雾的天气里形似鬼魅。

姑洗的脑子被风一吹,倏地清醒了许多,饶她想破头都想不出为什么她家小姐这么晚了还要出门,而且还是扮做男子状。

她看着陆惜迟很熟练地拐入一条小巷,那条小巷幽深狭长,黑如点墨,她心里有些发怵,但还是壮着胆子跟了上去。

陆惜迟上次带银朱来鬼市,发觉银朱目前还不适合随她来此方地界,于是她这次就带了姑洗出来。

她这两个丫鬟总得知道她在做什么,不然日后无法方便行事。

踏入鬼市,还是一如既往的阴冷可怖,陆惜迟径直走过那些摊贩,去往这次的目的地——百花窑。

然在她进门后,一红衣男子出现在她身后,那人俊美如罂,满头花白,正是尤半枫。

他靠在门上,啧啧称奇。

若说这陆二小姐上次是被楚羡那个坏心眼的家伙引来的,那今日陆二小姐又现身于此可就是她自己的算计了。

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事情,连毒药都不卖了,推着他的破烂木车兴冲冲地走了。

像是有人特意吩咐过的,陆惜迟甫一到了二楼,就有婢子引她进了金欢的屋子。

推门进来,金欢正坐在堂内等候。

她还是一身异域装束,抹胸和长裤皆是青绿色。这颜色美极衬得她肤白赛雪,她脖上是一颗极为亮眼的翡翠,一看就知价格不菲。

陆惜迟看到金欢因她的出现紧张地站起了身,她笑了笑,伸手示意她坐下,“金欢姑娘,好久不见。”

“陆二小姐。”金欢拘礼,亲自为陆惜迟斟上了茶,不似上次一样怠慢。

陆惜迟拿过茶盏,只轻轻晃动,并无饮下之意,她开门见山地问道:“金姑娘让那女童给我传信,邀我在此一聚,可是金姑娘已做好了决断?”

金欢点点头,此时在她眼里陆惜迟就是她在这风月场的救命稻草,她许得谨言慎行,才能得到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

陆惜迟明了,柔声道:“那金姑娘现下是作何打算?”

她话音未落,就见那西凉女子“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了下来,女子字字泣泣,俨然是一副凛然的模样。

她道:“求姑娘告知奴母亲下落,奴愿为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陆惜迟垂眸看她跪在脚下,心无波澜,她只问:“若为我赴汤蹈火,你需离开这百花窑,你可愿意?”

金欢猛然抬起头来,说实话,上次陆惜迟说能带她出百花窑,她原是不信的,可这次她又问了一遍,她才知道这位陆二小姐并非在和她说笑。

若能出了百花窑,那这位陆二小姐,便是她永远的主子。

她下定了决心,声音轻轻,却坚定,“奴愿意。”

“好。”陆惜迟得了满意的回答,这才浅浅尝了一下杯中之茶。

她又看向金欢的面庞,见女子长相妩媚妖娆,精致得如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一般,她扬了扬眉,开口道:“既然金姑娘愿为我做事,是否也该让我瞧瞧你原本的面貌?”

金欢怔住,缓了好大一会才伸出手来覆上面皮,轻轻将那人皮面具揭去。

面具之下,是更为美貌的一张脸。

细长的眉毛弯成柳叶的形状,一双眼睛微微下垂,是与面皮完全不同的低顺神情,与大多数西凉人的长相一般,她鼻梁挺直,唇瓣轻薄,眉眼间总带了一丝忧愁,好似西子捧心,让人怜惜。

陆惜迟静静地看着这张脸,似在寻找瑕疵。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在桌上寻得一根毛笔,借着余墨在金欢眼下轻轻点了一颗泪痣。

随后,她打量着金欢这张与记忆重合的脸,笑出了声,“像,实在是像。”

金欢疑惑,试探着碰了一下那颗泪痣,问道:“姑娘是在说我像谁?”

陆惜迟回答得模棱两可,眸子里全是赞赏,“一个将死之人。”

她放下了笔,行走在繁花簇锦的地毯之间,那身窄袖长袍衬得她身如芝林,玉秀如风。

她一边将金欢扶起,一边细声开口道:“我过两日派人将你母亲接来兴都,届时你们母女二人团聚,我会将她安置在一间宅子里,你闲暇时可去看望她,只是莫要叫人发现了端倪。”

金欢听到最后,激动的差点又要下跪,还是陆惜迟拉着才没跪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爱尚小说网【23xs1.com】第一时间更新《世子追妻手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