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23xs1.com】第一时间更新《绝望的遗愿(双重生)》最新章节。

罕见的,尉迟千澈的神情难以言喻。

头一次,闻玳玳表示读不懂尉迟千澈的想法。

师徒二人当场尬住了。

气氛莫名其妙的诡异起来。

闻玳玳权当是师徒二人先前从来没有如此开诚布公过,猛不丁一提,尉迟千澈身为女子定是羞愧难当。

先一步打破僵局,友善狗腿的把筷子又往尉迟千澈手里塞了塞,把菜就差热情的推到他身上了,语气神秘:“师父,苏姐姐告诉徒儿好多可以让女子更自信的药膳方子,您且先试试合不合口味,若是不合,晚膳时,徒儿再换个花样。”

听了,尉迟千澈的筷子终于一动,不过没去夹任何菜。

而是嗓子有点不适的问:“苏青可知你要的药膳方,是给谁吃的?”

跟了尉迟千澈两世的闻玳玳,怎会不知他最厌恶被人窥探,稍有不慎,非死即伤。

举手立誓:“师父放心,苏姐姐并不知晓徒儿的打算!”

呵呵,若苏青明知故开,她恐怕看不到临渊复国。

尉迟千澈的筷子又动了动,貌似药膳中有蛇头蝎尾,摇摇摆摆实在决定不了先从哪里吃起。

闻玳玳在旁看的干着急,给尉迟千澈先盛了碗说不上什么颜色的汤:“师父,先润润喉?”

尉迟千澈接过碗往桌上一放,随带着强求不了的筷子也放下了,琢么番诛心药膳怎么处理:“你先下去吧,为师忙完就吃。”

那怎行,重要的事还没说呢。

“难得师父有空,不如让徒儿陪您一起用膳?”

尉迟千澈一看份量,的确也像是两人的。

杀人都不眨眼的人,此刻居然迟疑不决了。

“师父,许久未跟您一起用膳,徒儿真是怀念幼时师父寸步不离的时候呢!”闻玳玳说话本就柔柔弱弱的,一翘嘴,一撒起娇来更是不得了,甜言软语,再加声婉转的哀叹惆怅,恐怕千年玄冰的心也能硬融化一个角。

尉迟千澈并没有立刻答应她,眼神闪烁,暗含犹豫,带着细微的烦恼,食指点了点桌子。

这小动作。

闻玳玳眉头一跳,自己的意图如此明显,竟让他烦躁了?

最后,终是拗不过闻玳玳执着炽热的目光,放弃纠结:“坐。”

简直惊喜。

闻玳玳赶紧坐在了尉迟千澈对面,殷切的给他夹好菜,然后低头大快朵颐起来。

正吃的香。

奇了怪。

尉迟千澈看起来不怎么开心,一粒粒黄豆吃的跟催死般。

闻玳玳自认厨艺不差,这猪脚也是尝了好几遍,味道明明香的要命,难不成师父被自己感动,却又因被自己看穿女子那点秘密,高傲要脸的人下不来台?

不免开解尉迟千澈别沮丧:“师父,您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家兄嬴政》《极品前妻》《2006:重塑人生》《娇娆》《重回年代:从国营饭店开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